资讯详情

“疯狂”的葡萄,西昌种葡萄“一地难求”

发布时间:2021-03-30 13:21:22
从2016年开始,西昌葡萄产业规模不断壮大,每亩收益大多在2万元以上,高的可达六七万元。在高额回报的刺激下,当地许多农户借钱、贷款种葡萄,葡萄种植面积开始“疯狂”扩张——统计数据显示,五年时间里,西昌葡萄种植面积从1万余亩扩张到10万亩;全市25个乡镇中有20个都有葡萄种植;土地租金普遍上涨至3000多元一亩,种植葡萄已经“一地难求”……现在,葡萄已成西昌市种植规模最大的水果,去年葡萄产量达19万吨,产值达17亿元。
然而,随着葡萄种植面积的迅速扩张,相关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、技术和管理标准不统一、过度施用农药化肥、盲目扩大规模、土壤酸化和病害等问题,也开始逐渐显现。机遇之下,西昌葡萄产业将何去何从?

暴富

种葡萄年收入几十万、上百万 仅一个村就有3200亩,去年产值近1亿元。

在2016年前,当地村民还以种粮为主,只有极少的农户种植葡萄,多数人对发展葡萄持怀疑态度。为何突然热衷起来,这还得从一个个暴富神话说起。几年来,有的村民尝试规模种植葡萄,一年就赚了几十万元,有的种植大户甚至年入百万。

种什么能有这么赚钱?对村民来说,种植葡萄的收益是最大的诱惑,相比种玉米等作物来说,每亩产值翻了十倍甚至几十倍,没什么比这更为令人激动。利益的驱动,成了村民们跟种葡萄最现实的选择!村里大多数农户靠着种葡萄走上致富之路。几年来,村里年收入几十万元的农户比比皆是,超过一百万元的也有十余户,大多数村民都住上了漂亮的小洋房。

一亩的纯收益在两万元以上,种得好的可达六七万元,“通常情况下,葡萄第二年就挂果,可以见到收益并回本,第三年就能获得利润。”从2016年开始,村民纷纷腾出自家土地或承包土地跟风种葡萄。以五堡村为例,全村葡萄种植面积达到了3200亩,去年产值近1亿元。

截至2019年,安宁镇全镇种植葡萄已达28500余亩,主要有克瑞森等十余个品种,年产量49000吨左右,年产值达到4.5亿元左右,以设施大棚葡萄为主的农业支柱产业已成规模。目前,该镇的葡萄不仅远销全国各地,还出口到越南、缅甸等国家。

扩张

种植面积从1万亩扩至10万亩,土地租金也节节攀升,每亩平均上涨1200元。
在2010至2012年,当地引进了一款名为克瑞森葡萄的品种,进行栽培试验。据当地农技专家介绍,克瑞森品种源自美国加州,它需要近9个月的年生长周期,在月平均昼夜温差近10℃的环境条件中才能充分成熟和完成花芽分,而西昌低纬度、高海拔、气候温和的环境与美国加州相似,因此适宜种植。

2014年,一个好消息传开,经权威专家组现场测产,西昌克瑞森葡萄种植单位面积亩产量达10800斤,产值7万多元,在四川乃至于全国都是最高,这成为西昌葡萄种植扩张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2016年,全市葡萄种植面积仅有1万余亩,而西昌克瑞森葡萄更大的迅猛发展,则是源于2017年~2018年,2018年克瑞森的种植面积已经达到6.6万亩,价格高达13元/斤,甚至更高;有村民一亩地可创收10万元,引来众多企业和村民种植。2018年,西昌葡萄还入选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,知名度进一步提升。到了2020年已经超过10万亩,五年间的种植面积扩大10倍,其中克瑞森品种面积达9万余亩。目前,西昌是全国种植克瑞森葡萄规模最大的基地,还被授予了“中国晚熟葡萄之乡”称号。

连续几年稳定的市场,也给了种植户们信心,“这几年,都是收购商直接到村里来收,基本不愁销路,如果是种得好的还会引来商贩抢购。”一位种植户表示,去年他家种的几亩葡萄品种不错,先后几十个商户上门谈价格,最终择优了几个成交。

葡萄种植的扩张,也导致土地租金节节攀升。记者调查获悉,目前,每亩土地的租金已普遍上涨至3000多元,相比2016年,最高的上涨了两千元。而西昌市农业农村局调查数据显示,从2016年至2020年,每亩种植葡萄的土地租金平均上涨1200元。

尽管如此,这也抵挡不住大家种葡萄的步伐。连日来,记者在西昌安宁、川兴、太和等乡镇走访发现,目前许多村子难以找到能种葡萄的土地,90%以上的土地已种上了葡萄,以至于有部分村民选择“走出去”,到其它乡镇承包土地种葡萄。

风险
种葡萄也是一项“风投”,投入、气候、虫害、市场都是风险因素。

实际上,对种植户来说,种葡萄也是一项风险投资,并非稳赚不赔。
多名种植户向记者表示,大棚种植葡萄投资成本高,每亩建设成本需三四万元,如种植十亩葡萄一次性要投资三四十万元,对很多村民来说,只能借钱或者贷款。

种植户张先生说,前年投资了几十万元,建了十多亩大棚葡萄,去年开始挂果,结果遭遇虫害,“今年能否回本,现在都不好说。”两年前,亲戚的葡萄地遭遇水灾,导致丰产的葡萄苗全部死亡,损失了几十万元,只能重新补种。

另外,气候灾害也是葡萄种植的一个风险因素。2019年,西昌部分种植户的葡萄遭遇了低温天气,导致即将上市的葡萄受损,有的种植户没有赚到钱甚至亏本。

除了克瑞森葡萄,另一种名叫“阳光玫瑰”的葡萄品种也受到种植户追捧。几年前,“阳光玫瑰”葡萄被称为“葡萄中的爱马仕”,以贵闻名。据媒体报道,在日本,一串“阳光玫瑰”的售价曾高达500元人民币,国内价格也一度高达每斤300元。因此,近几年,该品种在国内多省引发疯狂种植。

据中国科学院果树研究所不完全统计,去年,全国“阳光玫瑰”葡萄种植面积已达80万亩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时,全国种植面积仅有几万亩,增长速度可谓惊人。随着种植面积扩张,去年该品种在国内每公斤售价已降至几十元,部分地区价格甚至一度下跌至每公斤6~8元。“自2017年以来,全国各地都在跟风种植,但葡萄主要消费市场还是每公斤10至20元。”国家葡萄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、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段长青曾在接受采访时认为,“阳光玫瑰”的生产成本较高、用工量大,不宜盲目扩种。


风险

技术和管理标准不统一,出现盲目扩大规模、过度使用农药等现象。

随着西昌葡萄产业的逐年快速发展,吸引了大量社会资本涌入,带动当地农民致富和就业。不过,西昌葡萄产业发展并非一帆风顺,也存在诸多现实难题。

2019年,四川省农业科学院的专家组曾对西昌葡萄产业进行调研,发现西昌葡萄种植存在着技术、管理标准不统一,过度施用农药化肥、部分农户盲目扩大规模、病害绿色防控不足、劳动力严重不足等问题,“这些问题不容忽视,任其发展将严重影响该产业高质量发展,甚至造成重大损失”。

在葡萄种植中,技术很关键,但西昌葡萄种植建园和栽培管理技术却没有统一标准。安宁镇一村民说,三年前,一家公司在村里承包百亩土地种葡萄,结果第二年没开花,后来请了技术专家来指导,第三年开花效果也不理想,“种了三年都没回本”。

四川省农业科学院的专家组调研发现,每家每户的建园标准和栽培管理技术各不相同,生产的产品也千差万别,产量水平、果粒大小、形状、含糖量、着色程度等方面都不一致,使得收购商收购困难,也容易讨价还价,压低价格也使得农户整体利益受到伤害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种出好品质的克瑞森葡萄每斤能卖到十多元,而品质差的只能卖两三元。

“部分农户盲目扩大规模,使得管理失去控制。”四川省农业科学院的专家表示,克瑞森葡萄需要精细化管理,只有按时、按质、按量完成每个田间操作要求,才能生产出优质产品,盲目扩大规模十分容易失去控制,管理不能到位,最后果穗及果粒品质差、价格低,收支不能达到平衡,亏损严重。且不顾树体承载力追求过高产量的结果就是品质较低,产品不仅不能达到出口要求,贮藏运输过程中甚至发生了果粒变软、掉粒、果皮颜色消失等现象,这对西昌克瑞森品牌已造成了恶劣影响。

过度使用农药化肥,也是西昌葡萄发展面临的问题。由于葡萄种植效益较好,吸引了众多农资销售商进驻西昌推销他们的产品,带来的后果是很多葡萄园盲目和过度使用农药化肥,使得产品农残超标的风险上升,土壤酸化、树体早衰的现象不断出现。在走访中,当地农技专家向记者表示,许多种植户喜欢使用尿素、硫酸钾,这两者的大量使用,会造成土壤酸化,葡萄地中会大面积出现“青苔”,破坏土壤生态平衡,影响其根系生长,出现植株发生秋季叶片黄化、提前衰老的情况。

与此同时,许多新建葡萄基地水、电、路等基础设施配套仍不完善;部分种植户质量品牌意识较差,市场竞争力较弱,缺乏精品包装和品牌宣传,还存在贴牌销售等问题;随着种植面积扩张,劳动力需求不断增长,已出现了季节性争抢劳动力的现象。

作者:XXX;来源:XXXX;转载本文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为目的,并不表示本网认可文中作者观点。若转载文章作者有认为本网有不妥之处,请致电本网010-51289506联系,本网将立即与您磋商并解决相关事宜。